派特罗尔:高度依赖中石油,业绩存在变脸之忧

作者:jizhe 时间:2020-12-01 16:01

  在中国证监会近日公布的IPO预披露名单,新疆派特罗尔能源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派特罗尔”)拟在上交所上市,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7537.49 万股。 

  公开资料显示,派特罗尔主营业务为油气钻井工程及技术服务,公司目前的业务区域主要集中于新疆塔里木盆地、四川盆地等国内重点天然气产区,是一家深井、超深井民营钻探公司。不过,由于该公司业绩严重依赖中石油和中石化,同时极不重视研发投入,不免让人对其未来产生担忧,其IPO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业绩“寄生”单一客户 

  业绩主要来自中石油集团,对单一客户出现高度依赖。 

  招股书资料表明,派特罗尔主要从事钻井工程服务及配套的钻井节能技术服务和专项技术服务,从收入结构看,钻井工程服务和钻井节能服务为派特罗尔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最近三年,上述两项业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9.52%、99.51%、99.99%,整体占比较高且相对稳定。 

  公司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中石油集团下属油田公司、油服公司,经营区域主要集中在新疆塔里木盆地和四川盆地。最近三年,公司来自中石油的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分别为50868.97万元、48454.14万元及126271.61万元,其比重分别为96.02%、94.48%及86.31%。 

  如果再加上来自中石化的业务收入,派特罗尔的业绩依赖程度还会进一步提升。招股书资料载明,2017年至2019年,派特罗尔来自中石化的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分别为1222.34万元、2118.67万元、12528.36万元,其比重分别为 2.31%、4.13%、8.56%。 

  两者综合,最近三年内,派特罗尔客户集中度一直保持在95%以上。 

  对于这种现象,派特罗尔解释称,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的情况具有一定的行业性特征,主要系国内天然气、石油探矿权、采矿权准入制度的限制,国内陆上油气资源主要由中石油、中石化控制所致。 

  高度依赖单一客户,上市后业绩“变脸”的概率极高。类似的案例并不罕见,2012年中,上市不到半年的温州宏丰遭遇“业绩变脸”,令投资者大跌眼镜。2011年,温州宏丰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合计占年度销售总金额的比例为74.58%,对单一客户浙江正泰电器4的销售额占销售总额的比例便超过50%。 

  对单一客户的业绩依赖程度方面,较之彼时温州宏丰,当下派特罗尔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许它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此在招股书中做了如下风险提示:如果公司目前的客户受国家政策调整、宏观经济形势变化或自身经营状况波动等原因影响,对公司的服务需求下降或付款能力降低,而公司短期内无法开发其他可替代的客户,则可能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上市前夕突击分红 

  对于家族持股高达六成以上的拟上市公司,如果在上市前夕频繁分红,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动机。 

  2017年6月,派特罗尔召开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利润分配的相关议案,以截至 2016 年末公司当期实现的可分配利润为基础向股东分红,分红金额共计7,700.00万元。 

  2019年6月,派特罗尔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公司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以截至2018年末总股本5,537.49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2.70元现金股利,分红金额共计1,495.12 万元。 

  IPO分析人士表示,对于大股东在上市前夕突击分红的做法,可能存在上市前先分红上市后圈钱陷阱。这位人士指出,高分红只是某些上市公司为获取再融资审批的筹码,因为根据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再融资管理办法,如果上市公司想获得再融资的资格,必须满足最近三年以现金或股票方式累计分配的利润不少于最近三年实现的年均可分配利润的30%。因此想从证监会那里取得再融资的批文,首先要做的一条就是突击分红。

  

  资料来源:招股书 

  不过,此次分红最终还是让何家实现了“自肥”。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何建斌、何嘉悦及陈文英,三人合计直接持有公司 60.31%的股份,且何嘉悦通过巴州创胜间接控制公司 2.38%的股份。其中何建斌为公司控股股东,陈文英系何建斌之配偶,何嘉悦为二人之子。公司尚未上市,何家便已把5764.42万元揣进了腰包。 

  研发投入过低 

  相较突击分红时的豪爽大方,在研发投入方面,派特罗尔实在是过于吝啬,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Copyright ©2002-2018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www.jzhlgw.com 版权所有